恩言雜誌

Gracious Words

在墮落的世界中作為寄居和流亡者

當為主的再來而受鼓舞

疫情中,思想主再来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人民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影响。时至五月,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六千万,死亡人数超过三百四十万。疫情给人们造成最大的影响就是被迫隔离。 如果不隔离,人与人之间彼此传染,感染人数会成几何级上升,後果不堪设想。但是隔离也带来许多问题,工作和生活的问题、经济和就业的问题,都对我们每一个人带来很大的冲击;隔离所导致的心灵孤独、忧郁和狂躁也许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因此也有不少的人反对隔离,甚至出来游行、反对隔离,认为隔离政策是剥夺了他们的人权。到底隔离还是不隔离,真是一个难题。有人这样表达内心的矛盾: 隔离,人权没了; 不隔离,人全没了! (Quarantin, No Human Right; No Quarantin, No Human Lft!) 去年一月份,我开始在我们教会侍奉。每个主日结束之後,我都会在大堂的出口和大家握手、彼此问候、彼此祝福,心里充满了喜乐。一月份时,每个主日聚会的人数还是挺多的。从二月份开始,每个主日聚会的人数就开始逐渐地减少。我心里想,难道我讲道的水准退步得这麽快?那时候,我也知道有新冠病毒疫情,但疫情是在中国。我想,我们和中国大陆还隔着太平洋呢,我们不应该担心吧 !讲道结束之後,我照常在大堂的出口伸手和大家握手。但是,有一些弟兄姊妹把手收回去了,有一些弟兄姊妹拱手作揖。这时候我才逐渐开始知道,新冠病毒疫情确实严重,传播的风险很大,大家需要注意卫生、避免接触。因此,主日会後的彼此祝福,只能拱手作揖,不能握手接触了。没想到3月8日之後,教会就宣布要clos(关闭) ,不能有现场的聚会 ,只能改为线上的聚会了。从此以後,每个主日的敬拜,领唱对着一个空荡荡的教堂唱诗敬拜,司琴戴口罩在默默地弹琴,负责音像控制(音响和直播)的同工在教会遥远的後面默默地工作侍奉。从此以後,我每次讲道,也是对着一个空荡荡的教堂讲道,觉得怪怪的。若不是圣灵的帮助,我想我坚持不了五分钟。我个人喜欢有眼神的交流和互动。但是音像的同工在後排离我太远,和他们互动难度比较大。因此我常常请司琴和领唱分别坐在靠前的左边和右边,与我互动、给我力量。感谢神,在这些日子,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每次也是坐在比较靠前的地方,与我互动、给我力量。 经历了这 次的疫情,我深深地感到没有疫情的日子是多麽的宝贵,我们不需要戴口罩。我们可以自由地聚集,可以一起敬拜主,可以一起高声歌唱敬拜神;我们可以自由地握手,可以拍拍肩膀,可以自由地互动;我们可以开心地一起享用爱 筵,可以面对面说说我们的心里话。如今透过视频,我们仍然可以一起祷告、一起敬拜、一起学习神的话语、一起小组分享,也给我们节省了路上交通的时间。这是疫情之中,神给我们一个极大的恩典。但是,我也深深地感到,透过网路的聚会,始终没有像在实体当中那麽地深入,没有像在实体敬拜当中那麽地尽情歌唱,没有像在实体敬拜当中那麽地投入和享受神的同在,没有像在面对面的分享当中那麽地感受彼此的心思意念,更不能在难过的时候拍拍肩膀,给予更实在的安慰或者被安慰。 经历了这 次的疫情,我也更深地思想主耶稣的再来。主耶稣常常讲到祂的再来。祂说:「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 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 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 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 」(太24:37-39 ,42)主耶稣又说:「 我……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约14:3)那麽主耶稣再来的日子是怎麽样的呢?主耶稣再来之後,我们又会怎麽样呢?保罗告诉我们,主再来的日子:「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 以後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帖前4:16-17) 主再来,并不是要把每一个人都接到天上与祂永远同在。主再来,是要把每一个神的儿女,也就是我们这些真心信主的人,接到天堂与祂永远同在。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了世人,让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人间,活出了一个无罪的生命,又为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死後被埋葬,三天 後复活升天,为人类预备了救恩,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我们作为基督徒,作为神的儿女,已经蒙神救赎,将来的结局就是在天家与主永远同在!我们蒙神如此浩大的恩典,我们也当体贴神的心意、广传福音,使更多的人认识神、信靠神、成为神的儿女、成为我们的兄弟姊妹,并且和我们一同承受神的救恩和祝福,今生可以活得更有倚靠、更有爱,将来可以同在天国一起敬拜。 主的再来是很突然的,一定是在我们想不到的日子来到。到那时,主会把我们提到天上,带我们进入「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 」(来12:22)。对於好好为主而活的基督徒,主会夸奖我们,主会奖赏我们:「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太25:21)对於那些偶尔为主而活的基督徒,保罗这样说:「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林前3:15)虽然我们信耶稣的人已经因信称义,在最後审判时不会被定罪,但神仍会评价我们的工作,并据此奖赏我们。爱我们的主深愿我们得着祂的奖赏。在此和众弟兄姊妹共勉,盼望我们都好好为主而活,得着主的称赞和奖赏。 主的再来也是充满爱和喜乐的。之後有羔羊的婚筵,羔羊就是我们的主耶稣,教会就是羔羊所爱的新娘。教会是由我们每一个真正的信徒组成。启示录19章9节说:「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 我们每一个信徒都是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人。我们如此地不配,却蒙神厚爱,蒙此大福。我们该当何等圣洁、敬虔地度日,彼此相爱,广传福音,同心建造神的家,以致我们能够预备好自己,随时等候主再来 !

疫情中,思想主再來

主再來的盼望

想不到

大夢初醒

大梦初醒

做夢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理現象,人活一世不过百年,这当中就有一半的时间是在睡眠状态,身体在休息,可是大脑却异常地活跃。梦境里的一切就像你真实地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样,当你醒来的时候,唯一让你感觉到与梦境相连的,就是它留给你的那种莫名的感受,或喜或忧,百感交集!梦里所发生的事同样会影响到真实的世界,就像圣经里约瑟的命运跟几个梦休戚相关。 前不久的一个早上,我被自己的一个梦惊出了一身冷汗,梦里的一切都清晰地像在现实世界里发生过的一样。情节是有朋自远方来访,而我正好住在当朝天子为我造的一栋豪华大宅子里,那个规模排场非比寻常,家私用具也尽都美轮美奂。在这样的宅子里接待他们,那可真是挣足了面子。於是我好不兴奋,这回可以好好地炫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了!况且这是天子脚下,六朝古都,商贾繁盛,美食美景数不胜数。心里筹划着要好好地款待他们一番,张罗着要带他们四处去逛一逛。一来尽了地主之谊,也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二来别让他们留下遗憾,毕竟人到中年相聚不易。当我带着友人们,满心欢喜的来到家门口,正要推门而入,这时候皇家总管迎面而来,一脸严肃地命令我必须立刻搬走,把宅子里属我的东西统统清出去,因为龙颜不悦,要将这宅子收回给他人用,说完就扬长而去了。天啊!这真是晴空霹雳,我当场懵了,满心惶恐,居然忘了问个究竟,心里抱怨这皇帝老儿的人品也忒差了吧,居然把我扫地出门!这满屋子的东西要往哪儿搁呀?但是天威难测,无奈之下,只能请求这几位远道来的客人伸手相助,赶紧收拾把东西都搬出去再说。这一动可就乱了套了,先搬沙发、茶几、桌子、椅子,还有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卧室里的床呀、垫呀,枕头被褥….,还有各样数不清的装饰品、书籍、古玩字画….。临了才想起来衣帽间里堆满的衣物,差一点都忘了拿。这会儿门外早已堆成了山,遍地狼藉,我大口地喘着粗气,累瘫了,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朋友,真是颜面扫地,无限愧疚啊! 猛然惊醒过来,回到了现实里,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仍是心有馀悸,於是不断地问自己,我怎麽会有这麽多的东西?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周围,来了美国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家里的东西竟然越来越多,杂物间和车库也渐渐塞满了,我真的需要这些东西吗?为什麽平时总是觉得自己还缺点什麽呢?我是个学艺术的,看到那些悦人眼目的东西就想往家里搬,仅沙拉碗居然就买了六个,木头的、玻璃的、陶瓷的、花色形状各异,但每次去商店看到新奇的还是压不住心里的购买欲。也想起之前在国内的几次搬家经历,每一次收拾东西的时候都很痛苦,总是要在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上做选择,过後又重蹈覆辙,成了一个死循环。移民美国前收拾家当,光是书就整理了十几个纸箱子,割舍不下,於是都寄放在朋友那里,想等着安稳了可以海运过来。可是一晃几年过去了,心里却并没有惦记过那些东西,好像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记得国内教会里一个做传道的姊妹,她每一次搬家就只有一个小行李箱,当时很不能理解,还开玩笑说她没有生活情调,不懂审美。这下可打了自己的脸了。 是呀!我不是在这个世界做客旅的吗?为什麽会把日子过得像是要在这里永居的样子呢?脑子里闪过了几句经文:「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19-21)等主再来的时候,我要同祂΂一起在荣耀的新天新地里,世上所拥有的一切物质财富都将变得毫无价值,有哪一件是我可以带走的呢?没有!没有一样是可以带到永恒里去的,这时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轻声地嘱咐我:「从现在起,你需要开始一个更简单的生活。」

路標

走過死蔭的幽谷

疫情中的靈命創作自由

我們成了一台戲:組織口罩群組的感受

我們從歷史的輪迴當中走出來了嗎?

愛在瘟疫蔓延時

恩典夠用:受洗歸主兩年的感想

平安來自主耶穌:從「我的前半生」談起

在主蔭庇下享平安

疫情期間的剪髮經驗給我的省思

上帝給父母一個最重要的使命

右手的尊榮

乾渴中的禱告

「布達佩斯大飯店」給我的一些想法

2020年美中短宣的收穫

Living as Sojourners and Exiles in a Fallen World

Be Encouraged about the LORD’s Return

From Pandemic Haircuts to Future Glory – A Reflective Essay

The Most Important Task God has Given to Parents